〉〉〉【 隨機首頁 】〈〈〈

〈〈〈 〉〉〉

| 百分之五的差異 |

不論是個人,還是企業或社會,在早些時候的階段來相互比較,可能彼此的差異還蠻大的。

我說二十年前各地機場的輪椅通關安檢措施,就是個例子。當時香港機場以各方面綿密的作業程序,明顯呈現和別人的差異。那時的北京機場,要找個給輪椅用的箱梯都沒有,遑論其他。但是今天的北京機場,設備和作業程序,一樣也不比香港機場少了。所以香港機場只能用他們每個人的高效率動作,節省每個程序百分之二十的時間,來保住自己的特色。

香港機場能不能持續保有這百分之二十的優勢?顯然是不可能的。因為大家都在進步。每個地方還都會繼續追趕,每個人也都會追求更高效率的動作,節省更多的時間。

最後,香港機場很可能只會留下百分之五的與別人的不同。說起來有點殘酷,但是也不然,因為這原來就是事情的本質。

記得有一天我在出家門的時候,掏鑰匙鎖門,看到手上一把的鑰匙真像。要找的那一把,和另一把幾乎沒什麼差別。你比較鑰匙的齒紋,也看不出個所以然。但畢竟,能鎖的那一把和其他的就是不同。

於是我想到「百分之五的差異」。決定一個東西不同於另一個東西,一個人不同於另一個人,不需要多大的差異,只要百分之五就夠了。

愛情不就如此?你要愛這個人而不是那個人,沒什麼理由,就在於她眼中多了百分之五讓你心動的溫柔。你要嫁這個人而不是每個人都認為的另一個人,就在於他手掌多了百分之五的厚實。

不論是哪一種競爭與比較,最後不必什麼百分之二十的差異。百分之五就夠了。幾乎說不清是什麼的那百分之五,卻決定了全部的勝負。我因為有那天的體會,後來請一位作者畫了一本有百分之五差異的書。百分之五的差異,固然和終極的目標有關,也和起步的動作有關。任何事情想要發生改變,也都是從百分之五開始的。

我上大學的時候,有過連續一星期夢魘的經驗。睡夢之中,突然感到有什麼重重地壓住了全身。掙扎著想起來,但是全身動彈不得。剛開始的時候,免不了恐懼。後來恐懼沒了,只剩下相當的不耐煩。當時正在期中考,考試期間需要充分睡眠卻不得,每到半夜就要從夢魘中醒來,很不耐煩,於是想如何脫困。

我逐漸發現,當你感到被壓住而動彈不得的時候,想要一下子掙脫是不可能的。而夢魘令人恐懼的,正是你越要用全身之力去掙扎,卻越是無能為力。

脫困,是急不來的。我發現的解決之道,是從小處活動起來。

當夢魘襲來的時候,被壓住就被壓住吧,別慌,先不要管它。我先活動一下右手(或左手)的小指。從右手小指的第一個關節起。第一個關節能活動一下,就能再活動一下第二個。整個小指能活動之後,就再動一動隔鄰的無名指。無名指能活動之後,就再活動一下中指。中指之後,再食指。再大拇指。再整隻右手。再右小臂。再整個右臂。等整個右臂可以活動之後,就可以很自然地翻個身。這時要坐起來,或者繼續入睡,就都隨你了。

後來我就再沒什麼夢魘。或者說,會了這個方法,再遭到類似的情況也知道怎麼化解了。

整個事情的祕訣,就在先從右手(或左手)小指的第一個關節開始活動起。活動那根小指頭的第一個關節,就是一個百分之五的活動。

對許多人來說,想要從巨大的夢魘中脫困而出,大概不是說一句「牛轉乾坤」就能奏功的。我告訴自己的是:給自己製造個百分之五的新活動,給自己找個和別人百分之五差異的新特色,來當作開始。
-----


俗話說:人多力量大,柴多火燄高?最後老話一句:千萬別有幸入寶山,卻空手而回,希望這篇能提供你充份的燃料,與充份的智慧。
對了,小畢我也不是什麼「大師」,只是一個在農村長大的「庄腳崧」;小畢我也不是「花豹」,而是一個獨來獨往的「台灣虎斑犬」,喜賭成性,哈哈哈^^


》小 畢 與 您 分 享 生 活 中 的 好 文 章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