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【【 隨機首頁 】】】

││││

| 霧社事件‧西來庵事件 |

〈〈〈霧社事件〉〉〉

昭和五年十月下旬,霧社的馬赫坡社頭目摩耶、莫那道為其子舉行婚禮,剛好日警吉村經過,小莫那道便前往敬酒,遭到吉村拒絕,遂發生衝突。莫那道便聯絡霧社中的六個蕃社準備起義,由花岡一郎統率,於十月二十七日殺入霧社小學為日人子弟舉行聯合運動會時,殺盡在場日人。莫那道也在同時率壯老年原住民襲擊霧社分室、郵便局、警察宿舍及日人商店。

此役共有一百三十四名日人被殺,二百一十五名受傷,僅二名漢人被誤殺。
原住民得手後,日軍得訊後便調軍圍攻,用山砲猛攻,飛機轟炸,並放毒氣,使得莫那道、花岡一郎和左右僚暑十數被迫自殺。這樁驚天地、泣鬼神的原住民抗日事件,歷經五十餘日才告平息。

在賽德克語,賽德克是:「人」的意思,而巴萊是:「真正」的意思。

〈〈〈西來庵事件〉〉〉

在整個臺灣同胞抗日史中,大正四年余清芳的臺南西來庵事件,算是規模最大的一次,所牽涉的範圍包括臺中、嘉義;臺南等地,以余清芳為首,藉臺南西來庵作為抗日基地,積極招募抗日之士擴充組織。

在余清芳、江定、羅俊三人的努力奔走下,臺灣南北各地參加抗日活動者日眾,但日本當局卻無證據,只有嚴加監視,到了大正四年五月二十五日,由基隆開往廈門之大仁丸船中,有一位被指定監視的黨員名蘇東海被捕,同時搜出有關黨員連絡信件,事情使告暴露。日人便開始在臺南、嘉義、臺中等地大肆搜查,余清芳等不得不率眾入山,提前起義。抗日軍退入山中後,便不斷地攻擊礁吧哖、甲仙埔、大坵園、十張犁等地的派出所。

日警被殺幾近百人,礁吧哖附近的虎頭山成為抗日的重要據點,日警圍剿不成,急調軍隊曾援,到處濫肆殺百姓,日軍今村上尉率兵屠殺礁吧哖全村老幼,這件慘無人道的礁吧哖事件,如今仍為臺灣同胞深刻記憶著。
-----


俗話說:人多力量大,柴多火燄高?最後老話一句:千萬別有幸入寶山,卻空手而回,希望這篇能提供你充份的燃料,與充份的智慧。
對了,小畢我也不是什麼「大師」,只是一個在農村長大的「庄腳崧」;小畢我也不是「花豹」,而是一個獨來獨往的「台灣虎斑犬」,喜賭成性,哈哈哈^^


》小 畢 陪 您 閱 讀 生 活 中 的 好 文 章《